美国不当"老大”了?这5个国家准备“另立山头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6-17 09:09

  作者:喻新,来源:参考消息(ID:ckxxwx),授权发布。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华尔街见闻立场。

  这是一个“群龙无首”的时代,又或许是一个“群雄并起”的时代?

  过去几周,因为超级大国美国领导人一连串的“任性”之举,让西方世界“有点慌”。

  先是首次出访,美国总统特朗普几乎把欧洲的传统盟友得罪了个遍。紧接着回国后,他又宣布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令全球舆论哗然。而他此前高举“美国优先”的大旗抛弃TPP,和一南一北两个“邻居”打嘴仗,似乎都预示着国际舞台上的美国,正在“大步后退”。

  ▲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正式宣布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。

  如果再加上国内白宫“危机不断”,“好兄弟”英国大选后“一地鸡毛”,一场有关世界领导权的变局似乎正在酝酿。

  BBC时政记者尼克·布赖恩特撰文感叹称:“一个新的国际秩序正在成型,但领衔者肯定不讲英语……”

  不论这样的判断是否武断,但最近一段时间来,确实有下面这些国家,正准备“另立山头当老大”——

  1

  德法:要带领欧洲“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”

  “我们欧洲人真的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不久前,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这番话,成为欧洲和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  在普通听众看来,与她一贯沉稳克制的风格相比,默克尔“不再依靠别人”的言论比以往显得更情绪化。

  ▲与特朗普会面后,默克尔在慕尼黑发表讲话称德美互信时代已不再。

  但观察人士则注意到,这是默克尔以领导者的姿态“从欧洲发出的重要信号”。目的是在呼吁欧洲团结一致,面对共同的威胁。

  面对美国总统特朗普,默克尔越来越高调地“反击”,还拉上了法国新总统马克龙一道。对于英国,默克尔一直将欧盟的团结放在首位,拒绝就英国退欧作出任何让步。同时,她“转向”亚洲的用意明显,送走不受欧洲人待见的特朗普之后,默克尔对中国和印度领导人笑脸相迎、这是在向德国的传统盟友美国和英国表明,没有他们德国也照样能做生意。

  此外,从气候变化,到难民问题和经济改革,默克尔正在采取更强有力的姿态,这也使得越来越多人视德国为“自由世界的领导者”。

  ▲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

  今年是默克尔执政的第12个年头,德国将在今年秋天举行大选,英国《卫报》称,就目前的民调来看,她获胜的希望很大。

  美国《波士顿环球报》认为,如果默克尔赢得连任,特朗普将不得不再继续面对这位他“不待见”的女性领袖,而在世界舞台,默克尔作为民主自由价值观代言人的身份,将更加显赫。

  ▲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称,默克尔而非特朗普将在世界舞台发挥领导作用。

  “但德国能否担起‘领头人’角色,还充满变数。”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欧洲项目主任埃里克·布拉特博格认为,尽管被外界寄予期望,默克尔或许能与马克龙联手重振欧盟,但现在下结论还太早。

  国际财经网站“市场观察”则分析称,如果默克尔真的希望填补特朗普留下的“空白”,还需要更多实际行动来兑现其国际影响力,如提高国防和对外援助支出,降低德国对外贸易顺差,解决希腊债务危机,并在欧盟之外结交强有力的盟友。否则,德国的“领导角色”只会是空话。

  2

  加拿大:有史以来第一次“背美而行”

  “本周还未结束,但它却是第二次中东战争(1956年)以来,对加拿大外交政策意义最重大的一周。”6月8日,加拿大权威英文媒体《麦克琳新闻周刊》网站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  ▲加拿大《麦克琳新闻周刊》报道截图

  因为两天前,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在国会发表重大政策演讲,宣称加拿大无法再仰赖美国领导全世界。

  “70年来看似永远不变的国际关系正逐渐受到质疑,”她说:“加拿大必须发展自身硬实力,以支持外交和发展事业”。

  弗里兰完全没有提到美国总统的姓名,却显然是在针对特朗普和他的“美国优先”政策。而她的语调也和默克尔惊人的相似。

  加拿大媒体猜测,5月举行的北约与7大工业国高峰会上,必然发生了什么事,让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做出了这个结论:“就算对特朗普好,也得不到什么。”而在一个月前,特朗普政府挑起美加“软木战”,批准对自加拿大进口的软木征收20%的关税。

  ▲资料图片: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2月在白宫会面。

  就在弗里兰演讲后第二天,加拿大国防部长哈尔吉特·萨詹宣布,该国计划在10年内将国防预算增加73%,这将是近年来增幅最大的一次。

  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称,加拿大的外交方针与美国分道扬镳后,将在国防及贸易政策上采取“新作为”。各方舆论震撼之余,认为是加拿大外交政策有史以来第一次“背美而行”,也是一个危险年代里“一招险棋”。

  “加拿大正在质疑美国领导的未来。”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评价道。

  ▲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截图

  而在《麦克琳新闻周刊》看来,特鲁多在一个变革的世界里给加拿大的位置设定“远大目标”,但加拿大未必能迅速摆脱美国的“引力轨道”。无论是加强军队建设,改变贸易政策,还是寻求“第三种选择”,都并非易事。

  3

  日本:美国退出后,要做TPP“新群主”

  特朗普上任后的“动荡”中,对美国贸易政策走向最为关切的国家,或许要属日本。

  甫一当选,特朗普就宣布退出TPP(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”),留下的烂摊子让日本有点“懵”。用安倍当时的原话说:“没有美国的参与,TPP将毫无意义”。

  然而,时隔半年后,安倍的态度似乎发生了180度转变。

  继今年3月和5月TPP11个成员两次举行部长级会议后。5月30日,在日本首相官邸召开的TPP相关阁僚会议上,安倍下达指示,要求各部门抓紧准备今年7月在日本召开的TPP事务级会议,并在11国的讨论中“发挥主导作用”。他说:“我们将通过日本具有的向心力,探讨如何促使TPP协定尽快生效。”

  ▲安倍要求主导7月TPP首席谈判代表会议。(共同社)

  “向心力”、“主导作用”,从用词上看,安倍俨然已经将已将自己视为美国“退群”后的“新群主”。

  是什么促使日本寻求TPP“老大”地位?有分析认为:一方面,日本经济增长依赖于全球经济复苏,需要全球化。另一方面,日本的担心在于,一旦TPP失效,会让中国在地区经济合作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澳大利亚媒体称,如果日本不在TPP上采取行动,“中国就会采取行动”。

  不过在观察人士看来,“二当家”接棒后能否“服众”,还有一连串的问号。

  如5月在越南河内召开的TPP11国部长级会议上,日经中文网观察后认为,“各国的态度仍存在温度差,‘TPP11’前路艰辛”。

  英国《经济学人》也评论称,主导者美国撤退后,其他11个初始成员国即使想继续推进TPP,彼此妥协的动力也会很快消散。对于实力和财力无法和“老大哥”相比的日本,即便“TPP11”最终成形,也难以和最初的设想相提并论。

  4

  越澳:“合纵连横”左右逢源

  “要出头”的不只是大国,在特朗普时代“谋求出路”的,还有另外一些自认“夹在大国之间”的国家。

  例如,当各国领导人纷纷另谋他路时,越南却敲开了白宫的大门。

  5月29日,越南总理阮春福开始了上任后对美国的首次访问,他也是特朗普上任后第一位到访白宫的东盟国家领导人。

  ▲5月31日,阮春福与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会谈。

  “尽管特朗普也向泰国总理和菲律宾总统发出了私人邀请,捷足先登的却是越南领导人。”泰国《曼谷邮报》注意到,此次访美,阮春福“格外努力”地推动美越关系,越南公司签署大量订单后得到了特朗普的“高度评价”。

  5月末结束对美国的访问后,6月4日,阮春福又马不停蹄地赶赴日本。

 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称,“越南是在打日本牌,寻求抗衡中国和美国对越南的影响。”

  同时,还有一个国家是澳大利亚。

  6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,澳总理特恩布尔的一番话也引起不小的回响。

  他一方面表示,“不能依赖大国保护我们的利益”,但另一方面在地区问题上,特恩布尔追随美国立场,宣称有人担心中国试图在这个半球寻求现代“门罗主义”来支配该地区,将其他国家“尤其是美国的角色和贡献边缘化”。

  ▲6月2日,特恩布尔在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晚宴上发表演讲。

  与此同时,特恩布尔也明确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,而是表示澳大利亚要成为中国的好朋友、好伙伴,同时作为美坚定的盟友。

  在国际舆论看来,特恩布尔看似矛盾的讲话恰好反映出,其一方面在政治安全层面倚重同盟体系,另一方面也不愿放弃中国带来的发展机遇,是在寻求左右逢源,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路径。而澳大利亚要防止衰落和被边缘化,事实上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。

  转载请回复 授权 查看须知

  若觉得见闻君写得不错,

  请点下面的 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